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

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

作者:明蚊 动作: 催更小说 | 我要求书

分类:都市小说 状态:已完结 更新时间:2020-06-29 15:39:09 人气:133

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简介:青梅竹马相处十五年后,一心只想自杀的闻琦年被烦人精奚咏带去浪迹天涯了。   人人都道奚咏温文尔雅,是个谦逊君子,且又有一手高超剑术,乃实至名归的江湖剑客。但在闻琦年眼里,他就只是个简简单单的烦人精。   两人就此开始历练江湖……   在秀气水乡小镇游玩,莫名下田种地;   到深山老林里摘水果,被主人追着打;   进了荒野草原赏美景,忙着四处牧羊;   去观赏仙境般的海域,撞见蛮族祭祀…   ——————   十五年来,闻琦年一直以为奚咏端的是个温润如玉,品性高洁。谁知并非如此?   如果能早早知道他是个即将道德沦丧的白切黑,还是三年后让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,或许她会收敛一点……
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最新章节:第59章

《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》章节试读

  直到后来,历经沧桑的闻琦年才知道,原来带着记忆新生并不是对她的惩罚,而是上天给的一个宝贵机会,让她获得救赎,带着使命去和某人相遇。

  他就是她的隔壁竹马,奚大学儒的次子。

  也是日后会翻起江湖上一片腥风血雨的魔教教主奚咏。

  但谁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。

  那时是大宣国永宁正年,所有人都还以为奚咏是个娇气可爱的小男孩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闻绮年又做了同样的梦。

  在梦里,她看见了那辆阴魂不散的黑色奥迪轿车。

  这一次的梦境依旧是第一视角。她双手紧握着方向盘,耳边嗡嗡作响,眼前是条狭窄的盘山公路。

  梦里的她在下一刻毫不犹豫地死死踩住了油门,向右一打,白皙的手背上勒出淡紫的青筋,紧接着,奥迪车便没有一丝滞涩地冲向了栏杆,飞出了公路,向数百米下的山脚坠去。

  那一秒很吵闹,油门声在轰鸣,旁边的女人在尖叫。

  而闻绮年的瞳孔微微放大,仿佛进入了自己的世界,她享受着自己生命尽头最后一次的飞跃,感受着从车窗外袭来的清风,注视着眼前山崖下一片深碧色的树林。

  云雾缭绕的半山腰上,伴随巨大的金属脆响,黑色的轿车撞上了一块突出的山体,安全气囊瞬间弹出,玻璃全碎,外架扭曲变形,驾驶位和副驾驶上的两个女人受到重击,都昏迷了过去,而车还在不停跌滚。

  也许只有几分钟,闻绮年咳出一口血沫,费力地睁开了眼。世界一片血红,她已经不再感受到任何痛觉,也没有嗅到那股浓烈的汽油味。

  她只昏昏沉沉地微睁着眼,看着垂到自己面前的一只手,即使视线十分模糊,她也知道那是怎样的手。

  那只手曾经过良好的保养,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些许细纹和老年斑。细长的无名指上,戴着一枚铂金婚戒。

  这只手给她梳过丸子头,穿过公主裙,也扇过她巴掌,撕去她的获奖证书。

  过往的二十三年回忆呼啸过她的脑海,失去踪迹。

  刹那,闻绮年头脑有些清醒过来,她讽刺地闭上眼,又哭又笑,晶莹的眼泪成串流淌到鬓发里,嘴里轻喃着副驾驶的女人:“妈妈……”

  话未落,轿车爆炸的声音埋过了所有细小的呼喊和复杂的情绪。

  一阵颠簸把她从黑暗的梦里拽出,闻绮年朦胧着泪眼醒来。原来是奶妈见她在襁褓里闭着眼发抖流泪,连忙上下颠着哄孩子。

  轻哄声抚慰不了闻绮年,她恢复了面无表情,放空大脑怔怔地盯着马车厢顶繁密的纹饰,一动不动。作为刚出生的婴儿,这样的表现着实显得有些怪异。

  坐在一旁的枝素夫人果然皱了眉,“崔妈妈,你把孩子交给我抱吧。”

  奶妈低眉顺眼地交了过去,枝素夫人搂好后又用另一只手理了理闻绮年的小绒帽子,轻叹道:“这么小的孩子就赶如此远的路,一路环境又艰辛,实在是难为小小姐了。”

  “是啊夫人,幸好小小姐也不哭不闹,再有半日就能到庄子了。”

  奶妈也轻柔怜爱地刮了刮她滑嫩的小脸蛋。对于这一切,闻绮年无动于衷。应该说,她是对自从轿车爆炸后醒来的新世界没有一丝兴趣。

  枝素夫人眉宇间始终挂着一丝沉重的忧虑。

  五月前,景桓山庄出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丑事。三小姐和山庄管事家的儿子私情泄露,那管事的儿子被私下流放夷疆,而三小姐本就体弱,大恸之下,只强撑着早产下这么一个小小姐就撒手人寰。

  作为小姐身边最宠爱的大丫鬟,枝素夫人早就拿到了自己的卖身契和存银出府嫁人了,只是半年后丈夫早逝,成了寡妇。她向来能干精明,早先当大丫鬟时就积威颇重。而这几年恢复自由身后,因守着丈夫的遗产独自生活,又锻炼了不少手腕,所以下仆们口中皆是尊称一句枝素夫人。

  听闻小姐被关在尼姑观里,枝素夫人急忙赶过去,谁曾想只来得及见了小姐最后一面,临终托孤。

  向来推崇仁义的景桓山庄虽容不下这个给家族蒙羞的孩子,却也下不了杀手。老庄主予了座琼州的偏远庄子和些许铺子薄地,就让她带着小小姐离开了山庄。

  抱着怀里安静的小人,枝素夫人鼻头一酸。她已在三小姐面前发誓,作为这个孩子日后身边唯一的管事,要尽心照顾好小小姐,绝不容许下人有一丝放肆。

  一直以来,三小姐在她心中都是个没长大的妹妹,故而她心底早就要把这个无父无母的小女孩看作成了自己孩子,势必要让闻琦年健康长大。

  马蹄哒哒,即使闻绮年怕极了那个梦,却也敌不过婴儿体质,很快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  三辆马车一路向前,驶过城外十里处的送别亭,踏着一地的春光,擦着道旁低垂的柳枝,不知不觉就进了琼城,飞快往庄子去。

  说是庄子,其实也就是一处宅园和城郊几十亩地。只是景桓山庄产业颇丰,老庄主又素来心善,为个逐出门的小女娃,竟予了当地大户人家才能住的三进式宅院。不过,格局虽好,却并不豪华。

  枝素夫人抱着闻绮年下了马车,管家带着数名仆人已在宅门前恭候多时。

  受了先遣护卫的吩咐,众人齐齐行礼,各个口中唤道“见过枝素夫人、琦年小姐”,可见老庄主事先也派人指示过他们不得无礼,是默认了她来管事。

  声音有些杂乱,枝素夫人锐利的目光随意扫视了一遍众人,便已暗暗记下了几个行为不安分的奴仆的面容。她微微颔首,踏进了这座平平无奇的宅院。

  进了宅门,只见一堵洁白的碧影,粉墙环护。左转穿过垂花门,便上了抄手游廊。

  廊侧架着些葡萄藤,才将将发芽,廊角一汪幽静的池水,漂着几瓣桃花,山石点缀。

  石旁有三棵不甚粗壮的桃树开得正好,石后垂柳依依,掩着座檐角张舞的小亭子,亭内环着云灰大理石桌摆了几把别致的木椅。

  游廊尽头便是二进院。两侧厢房白墙黑瓦,一派朴素。院中甬路相衔,碧草芬芳。四角种着参天的蓝花楹树,只是此时深春刚至,还未有多少枝叶。

  再往后院走,眼前便出现一眼泉水,绕着堂屋外的竹林潺潺流淌,泉声叮咚,凉爽的水汽扑面而来。

  屋后栽有大株玉兰兼着芭蕉,粉的白的绿的拥作一团,开得灿烂,周围乱种着些山茶花和海棠。另有攀爬在后墙角门处的忍冬花,散发出阵阵幽香。

  环境虽不奢华,却也宜人。清风吹过,竹叶相互致意,沙沙作响,各色花朵摇摇落落。

  枝素夫人唇边终于出现一抹满意的笑纹。

  正厢房内室的拔步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,雅致极了,她轻手轻脚地把闻绮年放进床内,嘱咐了两个随身丫头照看,紧接着就径直出了门,开始整顿刚接手的宅院,并未歇一口气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彼时,奚家主母正笑看奚咏、奚柏两兄弟在雅达阁外的银杏树下瞎打闹,他们年纪尚小,奚柏六岁,奚咏更是只有四岁,拳脚毫无章法。

  忽然,丫鬟来报邻家宅院有主入住。她放下手中的瓷白茶杯,淡淡问:“我记得这是景桓山庄名下的宅子,可打听到是何人住了进去?”

  两个孩子也分散了注意力,跑回母亲身边好奇地听着,毕竟这些年来,邻院一直只有仆人看管。

  丫鬟回禀道:“守门小厮说只看见主子是一名近三十岁的夫人,抱着个襁褓里的小姐,却不知什么来头,尚在与他家下人打听。”

  奚夫人蹙眉,一女一婴,也不知到底是景桓山庄的什么人。她思索片刻,还是决定登门拜访,毕竟,奚家向来注重礼节,两宅只有一墙一巷之隔,下人之间常有来往,不去显得太无礼。

  何况,前去一探究竟便能知道其主身份。

  “递个帖子给隔壁,就说我携二子明日拜访。”

  她主意刚定,大儿子奚柏就嚷着自己也要去造访一下邻家夫人,摇着她衣袖不放手。

  奚夫人带着温和笑意应下,揉了揉他的脑袋,又停了一瞬,转头望向了一声不吭的弟弟奚咏。

  “咏儿也想去问候一下隔壁家主人吗?”

  奚咏时年四岁,看起来却远没自家哥哥顽皮,穿着玉纹缎袍,外罩玄色小褂,端正束手站着,十分伶俐可爱。

  他一双乌溜溜似葡萄的眼睛从刚才就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母亲,直到奚夫人主动询问后,才微微绽放出笑容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奚夫人捏向他的小脸颊,笑叹道:“咏儿想要什么,要像哥哥一样讲出来呀。”

  什么意思?这是在夸哥哥吗?

  奚咏抿抿嘴,待奚夫人收手转身回屋时,才暗自瞪了哥哥一眼。

  被瞪的奚柏一脸莫名,才不管什么“弟弟还小,性子又娇”,只撇撇嘴,在小矮子头上不轻不重地回敬了一掌,便连忙撒丫子跑了。

  奚咏捂住脑袋,幽幽地站在路旁,自言自语道:“爹爹教我做君子,我不能生气……”

  到底还是个四岁孩子,说着说着,他自己忍不住撅起了嘴,眸中有些郁郁,小眉头一皱。

  “再拍我的头,就把你拍碎,蠢哥哥。”

256787小说网温馨提示
抵制不良作品,拒绝浏览盗贴;注意自我判断,请勿模仿主角;适度阅读益脑,沉迷网络伤身;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阅读。
①如果您发现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提醒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②我们不保证《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》小说文字完整无错,但我们会尽力纠错,努力打造最好的《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》无弹窗小说网。
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《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》错误章节,请及时告诉我们,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。